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格力 > 正文内容

山色_青是_小镇_溪水

发布日期:2022-04-29 18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四月涞源,山色朗润,春意渐浓。华中小镇旁的石城墩、五间房杏花沟蔚为大观,盛开十里的老树新花,迎风怒放,交织成一幅美妙的仙山画境。白石山居业主陶老师游览小镇春光,写下向往的生活,表达心中热爱。

  看那一树树杏花,随意找个舒服的位置,静静怒放。不成排,也不要成行,好似随意走到哪里就安在哪里。虬枝安然,却不时旁逸斜出,“虬枝十丈老槎枒,迸出烘天万朵霞”。串串粉红随风摇曳,不疾不徐。一树花苞催不得唤不得,只是时机未到,一日看三回,安静的似未经世事的娃儿,茫然安睡中。但突然哪一天睁开眼,已是一片片绽开的笑脸。

  看点缀其中的几片鹅黄与嫩绿,在成群成片的深深浅浅的粉中,突然跃出的几株鹅黄也会让人眼前一亮,心中也会微微一震。古人说青是生命本初的颜色,而此时感觉这鹅黄和嫩绿才是生命本初的色彩吧,这娇嫩的色彩就像欣欣然刚睁开眼的幼小生命。姜夔说:“看尽鹅黄嫩绿,都是江南旧相识。”北方粗犷的美中,因这一抹色彩多了似江南的柔。

  放眼远处是浓浓淡淡的青,青是最古老的色彩,也是最融合的色彩吧,苍、灰、青、蓝,甚至浅黛都能归入青吧。从小镇认识青,最有特色的是这远远近近的群山,而且只有这个季节,群山是终日属于青的。及至初夏,绿意渐浓,就只有清晨和日暮或者雨后,群山才能露出青的面目。“日暮苍山远”,这时山的青是带一种沉重的,色彩浓重空间辽远。站在小镇才能真切地了解山是一幅水墨画,层层叠叠的山,由近及远,一层层,黛、苍、蓝、灰……就这样恣意而又和谐地蔓延开去,一直到最远处只有一些轮廓的灰白。这样的青是疏离的,轻灵地在不远处,但又以一种飘逸出尘的姿态让人仰慕,似近又难以触及。

  收回目光,低头看一泓溪水,不知从何处而来,细细几淙,顺着地势,时而被山石分开,时而汇聚,走着走着突然不知所踪,绕过山石又突然冒出来,像捉迷藏。溪水是什么颜色呢?绿色?白色?小时候老师让我们在纸上、画布上画河流、溪水,是白色的。夏天溪水中青苔和绿色植物又把溪水染成绿色。其实溪水是无色的,无色是什么颜色呢?像白酒,本是无色透明的液体,人们却呼之白酒。我想是不是把世间所有的颜色融在一起就是这种无色了,无是天地之始,万物之母。我不是画家,也不是科学家,不管是否科学,有没有道理,不影响我天马行空的瞎想,正如这山色之美的个性。

  春天,城市里也是美的,各色园子里花草树木,穿行其中的人,也美得不可方物,那是精致的美,每一分每一毫都是恰到好处的,设计好的,这种美是大气也不敢喘的,生怕你的气息把它吹散了。

  我们也喜欢城市的美,甚至习惯了城市的美,但居于这种美之中却总有些不自信,甚至惶恐、惴惴不安,时不时生出逃离片刻的想法。